订阅本报 收藏报纸 报纸头版

内容导航 版面导航

夜游蓼河公园

    吴伟岳久闻曲阜蓼河公园夜景美。晚春的一个周末,华灯初上,天高云淡,风和日丽,夕阳的余晖渐渐退去,我和老伴欣然前往。
  楼阁、虹桥、廊亭,草绿、花红、虫鸣,彩灯映辉,海市蜃楼,如诗如画。晚归,浮想联翩,夜不能寐。披衣,开灯,带上老花镜,写下游记一则。
  我轻轻地、轻轻地沿着河边的曲径缓行,唯恐惊动刚刚从冬眠中苏醒过来的青蛙,静静藏匿在草丛中悄悄低鸣的昆虫,趴在树杈上草窝里专注孵卵的喜鹊,以及树丛暗影中卿卿我我的情侣……
  我慢慢地、慢慢地踏上木板栈桥,依凭在栏杆上静静地俯瞰岸边楼阁倒立在波光粼粼的水中的尖顶,唯恐我的脚步惊得它们在河水中消逸。
  五彩缤纷的廊桥,如一幅彩虹横跨河的东西两岸。几个顽童扒着栏杆,双手捧起一捧淡黄的金光,随手撒向微波荡漾的河心,调皮而天真的笑脸在水面上浮动,清脆的笑声在旷野中回荡。笑声惊醒了几只水鸟,拍打着翅膀,掠过水面,向远方静谧的树林飞去。
  猛抬头,依稀中,吴刚踏着彩云顶着月光捧着桂花酒,在廊桥上方盘旋。我揉了揉眼,目不转睛。梦中?幻影?我拾级而上欲和吴刚聊家常。桥廊顶端色彩斑驳的廊檐上反射下来的五彩光圈里,我的身影摇摇欲飞,仿佛乘飞船去追寻吴刚,到月亮上去圆那没做完的梦。
  过廊桥西下,沿河岸继续漫行。在夜雾的缭绕中,绿的射灯使松柏木槿更加葱郁,露珠挂在翠绿的枝条上娇艳欲滴,使人流连忘返。平静的河面上飘来阵阵悠扬清亮的笛声,似嫦娥思恋人间美景探寻中国梦的弦音,又似李香君回归故里依偎在孔尚任身旁吟诵《桃花扇》名句的姣滴涟漪……我愕然了。随笛声近前,原是高校音乐学院的几个学生在公园习笛。
  我漫步来到四德园广场,牌楼的迎宾石上镌刻的“德高人为师”五个红字在灯光下特别醒目,草坪上先师孔子“设坛兴学”的雕塑栩栩如生。在游人的注目下,一组组塑像展现了孔子的谦卑有礼、雍容大度,而弟子或正襟危坐或恭敬肃立。我仿佛听到孔老夫子两千五百多年前的讲学声: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……这朴素的思想如喷泉一般从河水里一跃而起,继而迸发出辉煌的光芒。我顿时感受到儒家文化的历史印痕,感悟到孔子思想的博大精深。我猛地发现身旁的孔子形象是那样的亲民、接地气。我沉思着……
  在公园临近孔子大道桥头的空地上,跳广场舞的村民姑嫂大妈们伴随着清扬的旋律,翩翩起舞。岸边路灯光照下的人行道上,一溜套圈的摊位前,聚集着一帮帮的年轻人,俊男靓女们手臂上挎满了套圈。只见一个个屏住气,把套圈逐个地撒向动物玩具、饰品、茶具等大小物品上。跳跃蹦出后的惋惜声,套中后的喜悦惊叫声不绝于耳。各种小吃摊旁,老板们的吆喝声,品尝名吃的咂咂声,啤酒瓶的碰击声,交汇成一曲优美的大合唱,好一幅新版的《清明上河图》。
  十里蓼河,不是秦淮,胜似秦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