订阅本报 收藏报纸 报纸头版

内容导航 版面导航

济宁猫头鞋 上的“眼色”

梁方苏
点击查看原图
    中国北方的许多地区,都流传着一种风俗,在孩子周岁前后蹒跚学步时,要给他穿一双虎头鞋,济宁地区则称为猫头鞋。
  这种鞋子一般由奶奶或姥姥亲手缝制,手工好的虎头鞋堪称艺术品。鞋子阔口浅腰,红帮粉底,后跟带提耳,前部设计成虎头模样。虎头用红、黄、黑、绿各色丝线绣制而成,造型抽象,神态威猛,两耳挺立,圆目怒睁,阔鼻前凸,张嘴呲牙,虎须四挓,额头一个大大的王字。一双鞋子,恰是两只神气活现的小老虎。没有高级布料和丝线,老人家们用布头布条也照样缝出个虎头模样。家中如果没人会做,或花钱买,或求人做,千方百计也要给孩子弄双虎头鞋穿。
  长辈们为什么这么看重这双虎头鞋?风俗有个说法:没穿过虎头鞋的孩子,长大了没眼色。济宁当地,常戏谑那些做事没眼色的年轻人“从小没穿过猫头鞋”。一双鞋蕴含着长辈们的殷切期望,这期望只是盼着孩子们长大后要有眼色,济宁方言也叫作“眼力头”,可见长辈究竟有多么重视。
  什么叫眼色?词典中有两个解释。一是指向人示意的目光,二是指见机行事的能力。但这,好像还没完全表达出通常老百姓所说的“眼色”。济宁人对孩子们“有眼色”的要求,直接而又具体。一是眼里有他人,二是眼里有活。至于穿虎头鞋、猫头鞋究竟能不能使孩子真的就长了眼色?穿这鞋为什么能使孩子长眼色?还没人去深究其奥,但对风俗中的这个形式,老人们特别尊重。不仅尊重这个形式,还身体力行地去教育孩子们在生活中长眼色。从“行不履阈,立不中门”这样的小事教起。“行不履阈,立不中门”,是孔老夫子的话,其实就是教人行路要有眼色,不要挡在门口或道路狭窄处,妨碍他人出行。济宁俗语中,也常戏谑说“好狗不茬路,赖狗茬大路”。
  民众都是以劳动谋生,因此也特别重视年轻人是否眼里有活。无论做工、务农、经商,老济宁人都愿意收那些有眼色的子弟为徒,把那些性情懒惰、木讷之人叫做“死秧子”,把那些两眼朝天、妄自尊大、四体不勤的人叫做“圣人蛋”,把那些油嘴滑舌、光说不做的人叫做“滑头”。老济宁人所说的“有眼色”,还包含着明事理、有礼貌的意思,知道在什么场合做什么事情,对事情的发展变化有预见力。往大处说,一个人有眼色才能与环境和谐,与人和谐,与物和谐,与事和谐。
  一个人日常行为缺少眼色,被视为人生的大毛病,这不仅是个人的事,还会被人诟病为欠缺家教。在济宁的家文化中,有无眼色,代表着做人素质的高低,对此基本素质的培养,家庭教育是重要的场所和环节,学校教育无法替代。
  从给孩子穿猫头鞋这一风俗可以看出,在济宁的传统家庭中,老辈人早就懂得教育要从娃娃抓起。这也更让人们警醒,物欲横流的沉渣对传统文化的冲击。还有独生子女的成长环境因素,在不经意中培养出一批批小皇帝、小公主。严格地说,部分孩子是极其缺乏生活能力和眼色的。他们比多子女家庭的孩子更具有以下缺点。一、枉自尊贵。一家六个长辈围在他(她)周围,百般照顾,唯我独尊性格自然养成。高傲的头抬惯了,哪会有眼色关注别人呢?二、好逸恶劳。现在有的孩子普遍没有养成劳动习惯,而劳动是最教人长眼色、长本领的活动。懒惰的人看见活躲着走,油瓶倒了不扶,四体不勤,日常生活中也不会有什么眼色。三、自我封闭。一个和外界接触少、不能深入社会的人,也会让人感到行为呆滞,在集体性工作与人配合时手足无措。在现代社会生活中,团队精神是必须具备的,过分自我,没有起码的眼色,是难与伙伴们配合的。也不仅仅是这些年轻人,凡有此类毛病的人,往往都是眼色极差的。
  不能不说,现在的一些社会现象令老一辈人无奈的摇头。尽管这些现象都是涉及人们个人行为举止的小事,但总让人感到我们的社会好像缺失了什么。目前我们的教育事业比较发达了,但在整个教育系统工程中还有很多短板,家庭教育就是其中的弱项。表面上看,现在的家长们对孩子教育抓得很紧,除正常上课之外,还不惜重金给孩子报各类补习班、兴趣班,但稍加甄别,就不难看出其功利之心强烈。而最为普通,最为应该的怎样做人、怎样做事的常识教育,却被忽视了。
  一针一线缀满亲情、关爱与为人之道的猫头鞋,属于济宁优秀的文化传统,但并不遥远,更不会遭到遗弃。我们今天要做的,是不能把它仅仅作为艺术品陈列在展厅之中了。
  ■张振洋(85岁)摄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