订阅本报 收藏报纸 报纸头版

内容导航 版面导航

另眼看世界

点击查看原图
    葛小明《视线》是也果的第三本散文集,正如书的名字一样,这本集子延续了她独特的视角,冷静的叙述,以及克制的抒情。她不卑不亢地记录着这个世界,自己仿佛置身事外,又好像偶入其中。
  全书收录散文作品55篇,分三辑:视线、浮生记、近距离。“视线”主要取材于生活中的小场景、小事物,但是却小里见大,别有洞天。《猫眼》就是这样,从一个门里的小孔立文,对外,对内,都在以某种形式观察着这个世界。还有猫眼一旁的“福”字,也有自己的心思和生命。“那个‘福’笑着,所有门上大大小小的‘福’都是一种笑模样”。作者通过猫眼审视世界,这种视线,并不是每个人都具备。在《倾斜的影子》中,作者也同样多次提到了眼睛,所见所得所失,所物化。小说里的意识流在这里也有体现,作者用一种近乎梦境的方式,来重塑这个世界,“少了一棵树的夏天顿时让人无处躲藏”,近乎诗性的语言,让也果的散文更富有想象力。《杀鱼》同样取材于生活片段,不同的是,作者将视角转到自己与鱼的互动上来,自己想置身事外,却又无法释怀,杀鱼的过程就是自己异变的过程,“突然间,我发现我的先前充满了负疚与怜悯的情怀已经发生了完全的转变”,一句话总结就是,每个人都会习惯自己讨厌的事情。“浮生记”有17篇,文如其名,基本上是在记录自己日常的经历和经验,只是它们视角独特,没有敏锐的眼睛和笔是无法完成的。眼耳鼻舌身意,在《浮生记》里一一呈现,看见的,闻到的,触摸到的,不真实的。第三节,写父亲的病时,作者动用了一些笔墨,一改往日克制的冷静,这里面有浓浓的爱,“岁月踩上了他的脊背,我能看到他身上每一根肋骨”。读到此句,父亲那饱经沧桑后的清瘦形象跃然而生,不得不让人动容。《遮掩》,起笔就不凡,“走过那个晌午需要多少时间?我没算过”,这段光阴里有作者的少女心,有隐约的羞涩,也有许多无法忘记的经历。从女性写作角度来说,这篇文章写的很成功,有细节,有情节,有独特的生命体验。《一颗牙齿的纪念》把视线转向牙齿,从牙与煎饼的对立开始,到龋齿之痛,到换牙的一场场战斗,牙齿在作者笔下变成了士兵,忍受痛苦,经历劫难,它隐忍,它锋利,它无所不往,它屡败屡战。“我总试图用牙齿洞穿一切”,在这里,作者把所有视线和力量聚焦到牙齿上,它们改变着这个世界。“近距离”篇,作者置身局中,从自己所处的沂蒙起笔,点滴中洞察这个世界。《去汤头》里写到了历史,写到了山水,写到了行走的人,是游记,又是景色对人的回忆。作者善于捕捉,从一个日常的事物写起,然后复活它,重塑它,让它属于另外的空间。《从厉家寨出发》写出了厉家寨的变迁,经历的运动以及临港守护下的新小镇。“坐落在原野上的每一座村庄都是有来历的”,厉家寨不止一个,在临港每一个庄子都是厉家寨,它们经历了一样的沧桑和蜕变。散文家用起伏的句子来描述这个世界,也果用《视线》为这个世界添一笔色彩。
  《视线》 也果 著 长江文艺出版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