订阅本报 收藏报纸 报纸头版

内容导航 版面导航

书房才是最好的 学区房

    祝宝玉我身边有这么两个事例。“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”,是小李矢志不渝的主张。为了让孩子接受优质的教育,小李卖掉老家的三居室,投进这些年的所有积蓄,于所在城市第一实验小学的“学区”内,买了一套二居室,加上装修的花费,兜里见底,生活很是拮据。但是为了孩子的“未来”,他不怕苦不怕累,兼职了两份工作,赚钱又给孩子报了5个“兴趣班”,他两口子整天绕着孩子转,结果孩子的成绩并不理想,在全班的中游徘徊。
  另一个例子说的是小王。他虽然理科出身,但书生气很浓。据说他父亲老王就是一个老书迷,给他留了满满三屋子的书,他也爱书如命,见到好书就买,现在他家光藏书就有十万多本。小王的儿子上了本小区的一所普通小学,但这并未造成什么不利影响,在小王的榜样带动下,那孩子也是一个书迷,小小年纪就看了不少书,作文写得特别棒,成绩也在上游。
  我常拿小李和小王的做法进行对比,总结出,孩子成绩的如何不是上什么学校所能决定的,关键是家庭的影响。
  这让我想到金庸小时候的故事。在那个炮火纷飞的年代,金庸的学习生涯一波三折,断断续续,勉强完成了学业。他家也不属于优质的“学区”,但他家有几间书房,那里面有很多线装书,有《荒江女侠》《封神演义》《儿女英雄传》《明史》《水浒》……这些书,小金庸早早地就看完了。不止是旧书,金庸家里还到处是新文艺作品。这些书对金庸的影响是一生的。
  梁实秋说:“书房,多么典雅的一个名词!很容易令人联想到一个书香人家”。确实如此,金庸的祖父查文清,是光绪丙戌年的进士,做过丹阳知县。后来不当官了,回家编书。他编了一部“海宁查氏诗钞”,规模很大,有好几百卷之多,但是雕版还没完工就去世了,书也没印出来。这些雕版放了两间屋子,后来都成了小金庸的玩具。金庸从小到大,一路学霸。他数理化都很优秀,英文、国文更是出类拔萃。后来有记者去查旧档案,发现公民、体育、国文等全部15门功课,全班同学平均都是六七十分,金庸平均成绩82.9分,全班第一。
  从这些事例中我们可以看出,是不是好的“学区房”有什么呢?只要自己爱学习,喜欢读书,家长把头带好了,小孩是输不到哪里去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