订阅本报 收藏报纸 报纸头版

内容导航 版面导航

感恩院里那些树

山东济宁 马银生
    小时候,我家的院子特别大,勤劳的父亲在院里栽植了多种树。有香椿、白杨、槐树和榆树。每到春天,父亲都会摘香椿芽拿到集市上卖掉,换回零钱补贴家用。
  那时,人们生活很困难,平时吃的是地瓜面窝窝,喝的是能照出人影的稀薄米汤。特别是到了春天,正赶上青黄不接的季节,新鲜瓜菜还没上市。可我家的各种树,却早已给我们带来了新鲜的菜肴。南墙角的大榆树,刚生出嫩嫩的绿叶,枝头上却长出了圆圆的榆钱,一串串的,在风中摇曳着。屋门前的大槐树也不甘示弱,雪白的槐花一嘟噜一嘟噜地挂满枝头,散发着淡淡的清香。母亲总是用一根长长的木竿,上面绑把镰刀,削下树上的榆钱和槐花,用清水洗干净后,蒸榆钱窝窝,或者烙槐花饼。全家人吃得十分香甜。
  哥哥结婚后,我家在院里又盖了一排新瓦房,院里的杨树、槐树和榆树被刨掉当了梁椽,只剩下那些香椿树。后来生活越来越好,我家院里铺上了水泥地面,仅有的香椿树也被刨掉了,母亲心中不舍,嘴里没少念叨。
  前几年,村里的老人啦起我家满院的树,心中都很感慨。在那个贫脊的年代,是院中那些树,给我们带来了花样翻新的美味,让我们度过了一个个艰难的日子。母亲一生特别爱惜每一棵树,每当看到小孩子损坏小树,就会上前制止。
  每棵树都是我们的朋友,更像我们的恩人。它们在风雨中坚强成长,在严寒里坚守忍耐,却把自己的一切给了我们。做人,也应具备树的这种高尚品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