订阅本报 收藏报纸 报纸头版

内容导航 版面导航

三代人的月饼

陈吉林
点击查看原图
    过节是一种期盼。那些年的中秋节,在农村没钱买月饼,总要想方设法庆祝庆祝。
  记得中秋节晚上,一家人至少要在一起吃吃花生,砸几个核桃。买不起月饼而做几个糖饼子,有红糖馅的,也有白糖馅的。我婆婆最喜欢给我们做红糖馅的。她说红糖馅的比白糖馅的好吃。那时农村日子过得很苦,平时吃面条或面糊糊都是连麸的。如果做饼子也用连麸的,就不那么上口好吃,再穷的人家也用细筛将麸皮筛掉,用细面粉做。先用温水将酵头稀释开,和在面粉里发酵,再将揉好的面分成小孩拳头大小的面坨,再将面坨压成直径十多厘米的面团,再将一颗麻将大小的红糖馅,或一撮白糖馅放在面团中心,最后包好,压成或薄或厚的饼,放在铁锅里炕熟即可。
  在我10岁那年,我远嫁的孃孃回到娘家和父母团圆。家里买不起月饼,当天晚上,婆婆做了红糖饼子。一年没吃这样好吃的红糖饼子了,婆婆做好几个放在了旁边,嘴馋的我趁她不注意,偷偷拿了一个就往嘴里噻,一口咬下,里面的红糖烫得我大叫着哭了起来。孃孃听见我的叫声,马上把我拉过去说:“不哭了不哭了,我们等一会儿吃就不会烫了,到时我给你讲故事。”“讲什么故事?”我破涕而笑。“讲嫦娥奔月的故事。”
  晚饭后,我们一家子七八个人拿上凳子,将一张四方桌抬到屋外,桌子上摆放着花生、核桃,还有婆婆做的“月饼”。7点过,当天的夜晚没有云彩,天空湛蓝湛蓝,圆圆的月亮挂在空中,无数的星星眨巴着眼睛。在月光下,大人们吃着、笑着,孩子们闹着,过着农村人自觉得富有诗意而又浪漫的中秋节。
  我突然想起孃孃说的要讲嫦娥的故事,便要孃孃兑现许诺。孃孃拗不过,她说:在很久很久以前,两个青年男女偷偷相爱,遭到了女孩家的反对。男孩便对女孩的父母怀恨在心,一个夜晚放火烧了女孩家的房子。由于发现及时,女孩家损失不大。后族人长老将这个男孩发配到月亮上去伐木,以示惩罚。再就是将男孩和女孩永远分开,一生无法再见。哪知女孩也十分爱着那个男孩,便偷吃了不死药后飞到了月亮上去见那个男孩……
  听着孃孃讲嫦娥奔月的故事,吃着婆婆自己做的“月饼”,晃眼而过至今已有几十年。如今生活好了,中秋节荤的、素的,价位高的、价位低的,中式的、西式的,各式各样的月饼应有尽有。自己在家做红糖馅或白糖馅月饼,已成了许多中老年人的记忆。但我们家过中秋节,不管我们买怎么好的月饼,年过古稀的母亲都要自己亲自做些红糖或白糖馅的“月饼”叫我们吃。说实话,吃着母亲自己做的“月饼”,不光是对过去庆祝中秋节民风的传承,更是一种亲情所在,也是老人家叫我们把好日子当苦日子过的提醒。